【爱我雄安新区】河北保定白洋淀雄安新区吧,雄安新区发布新政、雄安新区概念股、雄安新区新闻、雄安新区online在线。提供雄安专业的企业seo培训和SEO顾问服务

爱我雄安新区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雄安新区最新政策和规划进展

借力大股东欲试水雄安,易华录大力推进“数据湖”战略

2017-09-21 17:27:52 爱我雄安新区 阅读

  人类的数据存储已经进入PB、EB量级时代。这对城市数据存储提出了空前挑战,仍在规划中的雄安新区未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备受关注。作为城市“数据湖”的大力倡导者,华录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易华录有意将该模式引进雄安,打造“智慧雄安数据示范湖”。

  1PB数据有多大?它是2的50次方个Byte(字节)。如果一部高清电影按2GB计算,那么1PB的存储空间大约能存52万部。如果换成软盘保存,1PB数据需要用掉7.46亿张软盘,总重大约1.34万吨,而辽宁舰满载排水量约6万吨。

  公开信息显示,在2013年前后,Facebook、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存储量已经达到100PB,并且一直在高速增长。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的数据存储需求又会有多少?面对如此海量的数据,迫切需要一种安全、海量、高效、绿色的新型存储方式。

  A股上市公司易华录提出“数据湖”的解决方案,即用蓝光存储建设“数据湖”的方式解决海量数据存储和利用的问题。

  欲打造“智慧雄安数据示范湖”

  数据湖是什么?通俗地说,数据湖是大型数据存储库和处理引擎,它拥有大数据存储和分析能力。在数据存储方式上,易华录利用了“长效光盘库存储技术”。该技术被收录在2016年12月工信部发布的《绿色数据中心先进适用技术目录(第一批)》里。其核心是蓝光存储的运用,具有存储容量大、存储空间扩展灵活、安全性高(可抗核磁攻击)、保存时间可达50年以上,并且对环境没有特殊要求,无需恒温恒湿,无需长期在线存储,可降低能耗80%。

  “蓝光存储的性价比也很高,差不多用与其他存储形式相同的价格实现数据的长期存储。”易华录的一位技术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在智能交通、公共安全等传统业务稳定增长的情况下,易华录目前的重心就是推动数据湖业务。

  就在8月11日,央企中国华录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润生带队考察了雄安新区,并与河北省有关领导进行了会谈。一周之后的8月19日,河北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龚晓峰一行到访中国华录集团。作为华录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易华录总裁的林拥军,参与了这两次会谈。据悉数据湖也在此次谈话的内容中。

  “数据湖整个商业逻辑都是我们的原创。目前项目已经在徐州、天津等城市落地,未来不排除在雄安新区建立一个数据湖。”林拥军表示,“同时不排除在雄安新区设立一家全资子公司作为数据湖业务的总部,负责全国的数据湖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

  华录集团依托旗下易华录等企业,有可能在雄安筹备设立华录蓝光大数据创新中心(华录雄安公司),同时打造“智慧雄安数据示范湖”。

  建好数据湖,必须能引入各方面的数据,即“引水入湖”。目前,很多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都有自己的数据中心,然而彼此孤立,形成一个个数据孤岛。

  “数据是信息产业的命脉,目前80%的大数据来源于政府。政府有权利、有义务收集这些数据,让数据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现在来看,政府各部门已经逐渐有了数据融合的理念和意识。”林拥军表示,“数据湖作为基础设施,它最大的意义在于带动了产业升级,同时帮助政府实现了对社会的创新、高效管理和服务,通过数据驱动城市发展。”

  PPP模式助力数据湖项目落地

  在林拥军看来,数据湖是城市的基础设施,未来应该像图书馆一样成为城市的标配。“在纸制时代各个城市有图书馆,大数据时代就应该有数据湖。”他表示。

  日前,记者在位于天津市津南区的数据示范湖现场看到,示范机房已经建设完成,其他设施也已经陆续开始建设。据悉,津南区政府曾组织了十余个政府部门的负责人前来座谈。

  “今后天津市津南区17个委办局的数据都有可能存储在我们津南数据湖,目前我们已经与广电部门锁定了具体合作事项。”易华录数据湖事业部总经理郜昕对记者表示。

  据郜昕介绍,目前在徐州的示范机房也已经建设完成,位于泰州市姜堰区的示范湖项目也已开建,镇江项目争取今年启动。

  林拥军表示:“2017年,我们要争取数据湖项目落地确认收入和净利。”整体来看,目前江浙一带经济活跃,对于新业态表现积极。

  据易华录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与徐州高新区合作共同建立淮海数据湖试点,创新性地使用了蓝光存储与磁盘存储混合模式。此外,易华录与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政府合作,以PPP模式建立华东数据湖产业园项目,将成为全球最大容量的大数据基础设施。

  所有数据湖项目都会使用PPP模式进行投资建设。林拥军表示:“现在整个市场里,PPP模式已经成为主流。未来更长时间里,在公共产品服务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领域,PPP也还是会成为主流。通过我们自己的实践,也真正感受到了PPP的力量。”

  PPP模式的应用较好地破解了政府基础设施及城市建设的资金和效率难题,易华录属于PPP模式的先行先试者。

  据悉,数据湖PPP项目将通过设立的SPV(特殊目的公司)投资,而SPV一般通过基金和贷款完成80%的债权投资,另外20%是股权投资。这些投资由政府及社会资本共同出资。

  易华录还曾发起多只PPP基金。比如,2017年上半年,公司又先后设立了北京智慧城市产业基金、京津冀投资发展基金和乌当数字产业引导基金,基金规模分别为10亿元、20亿元和2亿元。这些基金也将为数据湖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数据湖市场潜力巨大

  大数据存储的海量需求唤醒了市场对于光存储的需求。目前,Facebook等海外巨头已购买蓝光存储设备解决海量数据的存储问题。

  “国内市场还没有大规模使用,但是有公司一直在跟我们接触,了解我们的数据湖。不少互联网公司请第三方对我们的技术进行评估,结果对我们非常有利。”郜昕表示。

  有建设订单是好事,但在易华录方面看来,比建设数据湖更考验实力的是如何去运营好它。经过一段时间打磨,林拥军认为易华录已经梳理出数据湖产业的商业模式,形成了面向市场的解决方案。

  据林拥军介绍,数据湖项目在建设、运营阶段,上市公司都会获得收入。在建设过程中,SPV负责投资建设PPP项目,易华录通过项目交付获得收入。每个城市数据湖的设计容量不一,一般每个项目200PB起步。据林拥军测算,城市里每100万人每年产生的公共数据约100PB。

  在运营阶段,数据湖的收入主要来自向客户提供租赁机等场地服务、云计算服务、云存储服务、数据挖掘服务四个方面。此外,数据湖将引入有数据挖掘实力的企业打造众创空间,从而获得数据挖掘环节收入。

  “数据湖是基础设施,政府有数据的所有权,易华录提供技术支撑及全生命周期服务,确保数据所有权不受侵犯,确保公民隐私不受侵犯”,林拥军表示,“所有的数据价值挖掘均要政府批准后才能实施,且需在受控的空间进行,确保数据的绝对安全”。

  数据湖项目早期没有收入期间由政府提供补贴。林拥军表示:“我们希望更多有能力的企业进入众创空间对外提供数据挖掘服务,构建出一个大数据产业生态。入驻众创空间的企业越多,我们相应的收入就越多,政府补贴就越少。”

  在运营阶段,林拥军尤其看重云存储服务收入。他表示:“提供云存储服务,也是我们重点开拓的模式。”

  随着项目逐步落地,数据湖业务有望成为易华录新的利润增长点。“伴随城市数据湖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将把数据湖作为核心基础,然后把大交通、大安全、大健康等传统业务封装进去。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林拥军表示。

  制作:刘宇泽 


标签:   雄安 易华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