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雄安新区】河北保定白洋淀雄安新区吧,雄安新区发布新政、雄安新区新闻、雄安新区online在线。提供雄安专业的企业seo培训和SEO顾问服务

爱我雄安新区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资讯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2018-05-12 12:38:48 爱我雄安新区 阅读

雄安、海南两大特区近期连续出招严控燃油车,并先后出台了新能源车覆盖的时间表。结合国家2020年新能源车产量力争200万辆的规划布局,给广大车企打了一针加速新能源融资的兴奋剂。然而15家拿到新能源车准入资质的车企中,目前仍有7家无量产车型面世,数家甚至变为“僵尸企业”;吉利、比亚迪等传统车企巨头也深陷新能源领域过度融资的困境,现金流出现严重短缺。

一边是政策频出利好,一边又是补贴退坡的闸口越来越近,当市场充斥着要造新能源车的新势力企业的当下,我们不仅要问,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雄安新区官网4月28日曝出的一则消息,触动了许多敏感分析家的神经。

这则题为“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对燃油车说不”的通讯稿,在其导语部分写明:“园区正式对外宣布禁止燃油车驶入”。文章同时声明,这是雄安新区首个对燃油车说不的园区。

无独有偶,海南省长沈晓明在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海南将在2030年全面禁止燃油汽车销售,实现全岛新能源车全覆盖。

雄安与海南在新能源领域的大步快行,让不少汽车行业参与者大呼刺激——

变革,也许比预计的来的更早一些。

优惠促产量,政策有利好

在现行国策和发展潮流的双重驱动下,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扶植坚定不移。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为新能源财税政策定了调:将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再延长三年;科技部长万钢强调,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量必须达到200万辆;4月1日起正式实行的“双积分”政策,对车企要求更为严苛:若企业生产的新能源汽车数量不达标,就需要向其他企业购买“新能源积分”,否则高油耗车型将被迫停产;此外,该政策要求在2019年将新能源汽车销量比重大幅提升至10%的水平。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大基调之下的海南和雄安,成为出行形态改革大规模推广前的两块试验田:根据新鲜出炉的《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新区将构建“公交+自行车+步行”的出行模式,起步区绿色交通出行比例达到90%;按照海南省“十三五”新能源汽车推广目标,到2020年底,海南省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要达到3万辆以上,建设充电桩2.8万个以上。布局合理、智能高效的智能交通系统和绿色出行模式,成为政府的主导方向。

政策利好推动下,今年头两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2万辆和7.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225.5%和200%,增幅远超去年全年。

对车企而言,新能源这方大棋盘上,若不尽早落子,其生存空间在政策和竞争对手的挤压下,迟早会彻底消失。

补贴下行,“巨头”融资忙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业结构、运作模式,在不断的实践试错与海量资本的变现作用中,近年已独立成型。曾有的代差在这里消失,广大中国造车“新势力”与世界老牌车企,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新格局背后,隐藏着国内车企“以战养战”的私心。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随着补贴力度下行,企业资金压力增加。2018年新能源补贴政策补贴门槛较去年有不小提高。如续航里程在150KM、电池能量密度在120Wh/kg以下的车型将告别补贴,而续航里程在300—400公里,尤其是400公里以上的新能源车,补贴反倒有所增加。工信部部长苗圩近日也表示,新能源补贴政策将于2020年取消。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然而,众多车企排除艰难险阻融资入行的热情不减。近日国内车企先后公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各品牌正遭遇利润下滑和投入过大导致的现金流紧缺。钱的去处,自然是新能源方向的投资融资活动。

以比亚迪为例,这个国内新能源市场的老大去年过得并不尽如人意——销售净利润下降近两成(19.7%),这大部分要“归功”于该品牌传统燃油车业务收入的减少。作为对策,总裁王传福决定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新能源车型研发中:这届北京车展,新一代唐、秦Pro等新能源战略车型相继推出;对吉利而言,形式同样严峻。2017年的财报中,其投资和融资项目产生的现金流为负数。董事长李书福在两会上下了死命令:“2020年,吉利90%的销售将是新能源汽车。”

巨头尚且如此,更不消说广大雄心勃勃的新进车企。

排队等资质,车市待“洗牌”

众所周知,发改委和工信部的两张资质牌照,是所有单独成立新能源项目车企走向生产必经的两大“拦路虎”。目前,共15家企业拿到发改委的新能源资质牌照,但其中,同时拿到工信部牌照的仅六家。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入围”企业的落地进展,也并不让广大被拒之门外的“新势力”满意。截止到发稿的5月10日,15家车企中仅有8家推出其量产车型,剩余企业中,除三家确定今明两年投产外,敏安、国能、万向、速达四家企业,申领资质成功后,量产车迟迟不见动静。其中,敏安的工厂尚未投入使用,速达至今未公布整车计划。

最让人不解的是,仍有包括广汽新能源、吉利、蔚来在内的二十余家车企在排队等待“发证”。这些车企技术、资金均颇为雄厚,为何却迟迟拿不到“身份证”?

雄安限行海南限购,新能源车企能养活自己了吗?

有限的新能源补贴,到底能不能发到正确的人手里?

严重的技术同质化和时断时续的资金链是横在很多新进车企面前的“拦路虎”;而新能源领域的投资融资热潮也产生了大量的资源浪费和不合理利用。套现政策的红利尾巴,掀起的只是“击鼓传花”式的喧嚣,倘若缺乏相关技术落地的能力,最后砸锅的,只能是整个新能源市场。

过热的市场,也许是时候打一针镇静剂了。

来源:上海汽车报


标签:   雄安 新能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