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雄安新区】河北保定白洋淀雄安新区吧,雄安新区发布新政、雄安新区概念股、雄安新区新闻、雄安新区online在线。提供雄安专业的企业seo培训和SEO顾问服务

爱我雄安新区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雄安新区最新政策和规划进展

雄安“千年大计”威胁白洋淀湿地生态?

2017-08-25 17:10:47 爱我雄安新区 阅读

下载.jpg

    中国白洋淀——从北京出发,向南开几个小时的车,就可以看到一连串秀丽的湖泊和池塘,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以垂钓、狩猎和夏季的习习凉风而闻名。


    但在未来几十年里,这些脆弱的湿地将被开发为一个巨大的卫星城市,为拥挤不堪的首都北京分担一些功能。医院、大学、批发市场、公司总部——几乎任何不符合北京作为中国政治中心地位的东西,都将搬迁到白洋淀附近,这个方案官方称为“千年大计”。


    政府的想法是,让北京变得更像华盛顿那样的城市——华盛顿是一个围绕着国家政府部门而修建的城市,拥有庄严的街道和彰显权力的纪念碑。


    “政府正在重新定义北京的样子,” 北京人、现为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副教授张跃(音)说道。“北京是一座文化历史名城,但他们不想要老旧的社区,而是想成为一个满足中央政府需要的政治城市。”张跃曾写过一本将北京与其他全球城市做比较的书。


    规划者已经在将北京的很多市政服务部门搬迁到另一个卫星城通州了,还打算拆除一些混乱但活力十足的市场和社区街道。


    而在这里,一个被称为雄安新区的地方,政府进行扩张的雄心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在雄安县秀丽的白洋淀湖泊和沼泽地旁边,政府要从无到有地修建这个面积是纽约市三倍大的新区。 


    沿着这片地区的湖泊和堤坝,点缀着数十个村庄,就在数年前,出入这里还只能靠船只。新修的道路带来了旅游者和少许的繁荣。住宅在增多,建筑业成为了主要产业。


    当地人知道这里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他们不确定这些变化对湿地生活的意义。


    “当然,中央政府关注我们白洋淀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除了需要搬迁之外。”在当地打渔并沿运河提供摆渡服务的陈大政(音)说道。


    今年4月,规划公布之后,情况变得很明显。该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开始飙升,当局立即严格禁止任何新建工程。


    在中国,被征用房屋的补偿款是以住宅建筑面积为准的。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居民会纷纷扩建住房或门面,以便获得更多的补偿款。


    现在,所有的施工活动都停了下来。几乎每个街角、每户家庭旁边,都堆着10英尺高的备用红砖。但是你不能动它们了。即便儿子结婚,新婚夫妇需要盖间新房也不行——结婚是以前最重要的扩建房屋的原因。


    圈头村是当地风光最秀丽的村庄,狭巷和高墙犹如七巧板一般拼凑在一起,那里的居民正急切地等待着,想知道他们的家宅是否会被拆除。就在去年,这个村庄因为其建筑,以及它与地理位置紧密相关的文化,而被列入了历史保护村庄名录。


    圈头村有一种复杂的音乐会社,来源于佛教经典。表演这种音乐的当地乐队每年都乘船渡过附近的大麦淀,前往药王庙。


    “我们希望村庄拆迁后,这种传统还能保持下去,但这取决于我们住在哪里。”圈头村乐队36岁的夏曼俊(音)说:“我们住得近还是分散开了?如果湖边都是办公楼,还会允许我们去游湖吗?”


    这种强制性的城镇化和重建工作,已经严重破坏了北京这些地方的传统文化。在那里,当传统的胡同被拆除时,居民被分散安置在了遥远的郊区,传统武术和音乐团体遭到破坏。


    圈头这样的地方更加容易受影响。夏曼俊这样的人,是仍然懂这种古老音乐的最后一批人之一。他平时到各个城市销售农产品,周末则返回圈头,向当地孩子传授这个传统。


    近日的一个星期天,他给20名学生培训了4小时,在这个相对与世隔绝的地区,很多孩子的父母就是学着这些音乐长大的。


    即使有道路,要到达这个地区仍然很困难。安新县距离圈头村仅15公里,但道路崎岖蜿蜒,开车得花一个小时,这里的县城有5.5万人口,是该地区少数几个城镇之一。当地政府的历史学家周润彪(音)教授说,对未来发展的担忧被夸大了。


    只有少数官员愿意公开谈论这个项目,周教授就是其中之一,他对该项目的评估相当乐观。他指出,首先,这个计划是4月份才宣布的,细节尚未完成。所以他说,现在谈拆迁还“太早”。


    他说,雄安新区可能有助于改善本地区糟糕的水质。1950年代,这里有近300平方英里的湿地和湖泊,水源来自太行山的九条河流。该地区以水产养殖和水质清澈而闻名。


    之后,一系列的水坝建设项目改变了中国很多地区的面貌,减缓了几个世纪以来困扰该国的洪水问题,还提供了清洁的水电。但它对这里湿地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当地的沼泽和湖泊减少了一半。人们开始发展工业,现在这里的水已经达不到可饮用级别了。


    周教授说:“原因在于,地方政府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在中央政府的管控下,工厂将会关闭,水体将会得到清理。”


    独立专家说,他们也认为事情可能会是这样的。智库团体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主任马军表示,这个项目将会导致新的居民涌入,从而增加用水量。但它可能会有资格获得新的政府资助,以便恢复生态系统。


    “这主要取决于努力有多大,决心有多坚定,监察机制有多么给力。”马军说:“如果他们最开始不够谨慎,就会出现问题。”


    周教授的家附近就是白洋淀的主湖,和一个占地50平方英里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还有一所不同寻常的私人博物馆,纪念的是二战期间,在这里的沼泽和水道上与日本人斗争的中国游击队。66岁的王木投(音)是博物馆的创始人之一,他认为这个新的规划几乎不会有人抵制。


    “我们的制度不一样,”他说。“你们的土地是自己的,但在中国,我们只有使用权。土地归政府所有。”


    和在当地的水道附近钓鱼、游玩和祭拜的很多邻居一样,他有个请求。


    “我们知道必须要搬走,”王木投说。“我们只希望所有研究机构都搬到这来,所有公司都搬进来后,我们还能接触到水。请让我们留在离水近的地方。”



标签:   雄安 白洋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