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雄安新区】河北保定白洋淀雄安新区吧,雄安新区发布新政、雄安新区概念股、雄安新区新闻、雄安新区online在线。提供雄安专业的企业seo培训和SEO顾问服务

爱我雄安新区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雄安新区最新政策和规划进展

雄安村民由最初的期待赔偿多少钱,转变为“我能拥有怎么样的美好生活”

2017-12-31 19:49:13 爱我雄安新区 阅读

爱我雄安新区


  整个雄安都在静静地等待高起点、高质量规划的出台。此前,那些被预期吊起了胃口的雄安人,开始重构自己的预期,正在逐渐从“能赔我多少钱”,变成“我能拥有怎么样的美好生活”


争当“新移民”,奥威路上“央企一条街”


  12月13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和研究中心发布了“2017年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雄安新区”排名首位。这个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从4月1日设立以来,经历了炒房、炒地、落户、炒车和租房等多重考验。

  赵天明开办的房产中介公司,位于雄安三县之一的容城县。冬至日上午十点半,公司门口颇为冷清。偌大的屋里,他一个人坐着玩手机游戏。

  “你看,我现在成了光杆司令。”他笑着回应外界对于雄安房地产市场的臆测。他说,现在房屋租赁价格已经稳定,因为“该租的都租了”。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是最早在雄安设立代表处的央企之一,地点位于容城县奥威路一家宾馆的后院,背街的办公区显得很低调。

  待人接物热情又不乏严谨的项目经理赵铮,已经在雄安生活工作了7个多月,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节奏。被问及是否经过严格选拔才来到雄安?她笑而不答。

  大量企业尤其是央企的到来,使得4公里不到的奥威路,成为全中国央企最密集的一条街。截至9月底,按照严控入区产业的原则,雄安新区首批批准了中国电信、中国人保等在新区设立48家企业,雄安新区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取得了营业执照。

  12月20日,雄安新区和百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雄安新区智能化建设。双方共同打造的自动驾驶车队,眼下正载着专业设备,密集“调研”雄安的路况。

  奥威路再往东4公里,占地约1000亩的雄安市民服务中心,正在紧张建设中,建成后将成为部分企业在雄安的新驻地。现场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仅用十几天时间,就盖起了工地一侧的办公区。

  今年53岁的郭志民是服务中心拆迁涉及的240多户村民之一。服务中心临时占地实行“先占地,后补偿”,先支付地上附着物补偿款,等新区征迁政策出台后,再按照程序和标准兑付补偿款。

  这次临时占地,老郭获得了三笔收入:包括临时租占土地补偿,每半年750元;这一季的玉米,每亩补偿1500元;青玉米秸秆,养殖企业每亩给700元。他对方案表示“满意”。

  雄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刘宝玲此前曾表示,不要和群众算小账,要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这既是新区工作的目标,也是重要的方法。

预期新变化,“我能拥有什么样的美好生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重点,保持合理的职业结构,高起点、高质量编制好雄安新区规划。

  在等待规划落地的过程中,雄安新区起步区——安兴县大王镇北六村村民王帅,和很多村民一样,对新区的预期也经历了一个由“热”变“冷”的过程。当时王帅爱人已经怀孕,得到雄安新区的确切消息后,他猜想村子很快就会拆迁,到时候县城房价肯定要涨,不如先把房子租好,“一开拆就带着老婆孩子住到城里去。”

  然而,他设想的“无缝对接”并没有实现。如今小孩已经出生几个月了,村里还没有一点动迁的迹象,两万元租住的房子也一直空着。

  北六村是新区有名的富裕村。全村1300多户,服装加工企业和工商户200多家。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个村加工的服装,从石家庄新华集贸市场,到北京雅宝路市场,一直卖到了莫斯科的中国市场。村民们声称,目前至少还有200位村民,正在遥远的莫斯科售卖跨期生产的裤衩和棉服。

  北六村党支部书记陈克宾说,雄安三县的服装产业有一定基础,现在新区规划没有出来,作为一名党员,他的中心工作就是带领村民服从大局,不等不靠,让北六村的服装产业从低端的加工环节,迈向高端的设计环节。

  翻看大王镇政府一位负责同志的工作笔记,从3月30日开始,细致地记录了每天的工作内容。开门接待,上门走访,全镇的土地情况、房屋情况、坟墓情况等等,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为后续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由于政策预期导致的潜在利益显性化,土地、户籍、集体资产分配等方面的诸多问题,需重新排查和梳理。和大王镇一样,雄安新区近4000名县、乡、村及驻村干部,扑下身子上门入户,深入田间地头,对矛盾纠纷开展拉网式排查,哪个村民反映的问题尚未解决、谁家的纠纷还没有化解,都要一一建立台账积极化解。目前新区筛选发现9000多件历史遗留问题,已完成94%,社会稳定形势良好。

  陈克宾不止一次设想过北六村和自己的未来,或继续从事服装行业,或融入从北京承接过来的新产业之中。

  经过7个多月的等待,北六村村民的预期,逐渐从“赔我多少钱”,转变为“我能拥有怎么样的美好生活”。

  “我常和村民讲,大家耐心点,这里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陈克宾充满信心地说。


标签:   雄安 赔偿